电影还没拍够以后要继续努力,但因侠士念江湖

一窝蜂、赚快钱的现象也存在。“一个电影卖钱了,大家都去拍这个题材,按照一样的模式、一样的剪辑方法。年轻人需要一份情怀,观众也需要一份情怀,如果他们没有想到,你可以引导他们,把他们带进一个不一样的精神世界。”吴宇森发现,现在很多人生活在急功近利的状态里,但还是有很多人保持对美的追求。“这种急功近利的电影,到底是一些制片人或者投资人单方面的追求,还是观众真正的需求呢?我有点糊涂了。所以我还是要更深入地去跟年轻人接触。”

用西方的技巧,融入东方的精神

吴宇森从影50周年展映周

上世纪90年代,在香港发展得非常顺利的吴宇森突然远赴好莱坞。

好莱坞的制作人很喜欢我的《英雄本色》和《喋血双雄》,请我去拍电影。那时的美国,电影的类型化程度很高,动作片就是给爱看动作片的观众看的,文艺片就是给文艺片的观众看的。他们觉得我的电影不一样,激烈的动作片也会有很深厚的感情,还有幽默感,每一种元素都在电影里,又不会让人感到生硬,所以希望能把我的风格带过去,改变一下他们的电影。吴宇森觉得这既是挑战,也是学习的机会,我真的想学一下不一样的制度、新的技术,试着跟完全陌生的团队一起合作。

1986年吴宇森以一部《英雄本色》横空出世,不仅打破了香港票房纪录,还横扫了金马奖、金像奖;之后的《喋血双雄》《纵横四海》不仅在华语电影史具有无法估量的地位,同时也对世界电影产生了莫大的冲击,奠定了属于吴宇森独树一帜的电影风格,让枪声与白鸽一同飞进了每个影迷的心,传达着关于人性的现代武侠精神。此后吴宇森进军好莱坞,拍出了如《剑雨》《变脸》等优秀作品,不断丰满从影路的温度与色彩。

而后,吴宇森陡然折返,回国拍摄了《赤壁》和《太平轮》。“有一年我在戛纳电影节碰到了好几个制片人朋友,很希望我能回国,拍些电影来帮助国产片打开国际市场。我很愿意这样做。我既然在好莱坞拍了这么多年,应该要回馈一下中国电影。”吴宇森说。

一开始,吴宇森水土不服。在香港,导演是唯一有话语权的人,但在美国,当红明星有非常大的权利。另一方面,他以为美国人都熟悉自己的风格,于是用港片的手法拍了一个美国动作片,但当观众看到慢镜头时,以为这是广告,会笑场;看到流血的镜头,又觉得太血腥,就走了。

《英雄本色》热血重燃 经典永不落幕

历史题材、超大制作、高水准特效……吴宇森开创了中国电影的许多“第一次”,但这两部电影也为他的导演生涯招来了复杂的评价。吴宇森说,他不介意。“《赤壁》不是根据小说《三国演义》来拍的,是根据真实的历史来拍的,主要考虑是为了打通国际市场。”

有观众打趣他的鸽子情结,他不介意。在新片《追捕》里,福山雅治饰演的矢村队长把车开进了鸽舍,一大群白鸽飞出来,一只救了杜丘的命,一只救了矢村的命。就像在用观众最熟悉的方式说,嘿,我回来了,他说这是在跟观众一起玩。

吴宇森从影50周年展映周

后来,吴宇森停止拍片,去研究美国社会和文化。“你要拍一个美国片,或者是拍一个东西方观众都能接受的电影,还是必须先要了解对方的文化和生活,他们向往什么?热爱什么?都要很深入地去了解,从中找到彼此都感兴趣的东西。”

这段时间,吴宇森30年前拍的《英雄本色》修复版正在全国上映。《英雄本色》的确是我最有感情的一部电影。我很感谢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帮我举办从影50年的纪念活动,他们建议放《英雄本色》,让年轻观众对我有一个认识,对当年《英雄本色》创造的风格有一个认识,结果真的有好多年轻观众也喜欢看,我蛮感激的。吴宇森说。

吴宇森从影50周年展映周

皇家赌场真人在线 1

导演最大的功能,就是探究人性的复杂和美

吴宇森从影50周年展映周

吴宇森爱用鸽子的意象。1989年上映的《喋血双雄》,是他自己最满意的作品。在这部电影里,吴宇森第一次塑造了两个亦正亦邪的人物。两人最激烈的一场枪战戏在教堂里完成,如何表现出他们内心的善良和正义?吴宇森思考了很久,利用蒙太奇实现了极致诗性的表达——周润发饰演的职业杀手小庄中枪后,一只白鸽徐徐掠过圣母雕像的脸;李修贤饰演的警探李鹰中枪后,白鸽扑闪双翅飞过白色的蜡烛。直到现在,说起那个有如神助的创造,吴宇森仍然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自此,在他的电影里,鸽子成了最常见的特邀演员,也成了他对浪漫的隐喻。

用西方的技巧,融入东方的精神,这是吴宇森的师父告诉他的一句话。他试着将自己的风格慢慢加进片子里,到拍《变脸》时,已经完全把自己的风格放了进去。《断剑》《变脸》《碟中谍2》一时间,他成为华语影坛最具国际知名度的导演。

7日当晚,吴宇森夫人牛春龙女士惊喜现身,陪伴丈夫共度从影50周年的纪念性一刻。令人感动的是,此次吴太太带来了写给吴宇森导演的亲笔信,信中的一字一句,无不透露着导演与夫人相濡以沫的深情。庆幸你还保持着对电影的热爱,仿佛身体里住着的还是那个少年的灵魂!面对于太太的真情流露,吴导不禁忆起当年追求太太时的场景:年轻时追她,看她涂了指甲油,我开玩笑地说不喜欢涂指甲油的女孩,再次约会的时候,她开心的把手抬起来跟我说看,我没涂指甲油,当时我就觉得这个女孩可以娶,她有一份少有的真诚和纯真!话语间掩饰不住满满的恩爱与甜蜜,给全场撒了一大把狗粮。恩爱的同时吴宇森也不免对太太抱有歉意,这些年,我把浪漫留给了电影,把寂寞留给了她。语毕全场报以经久不息的掌声,献给这份浓浓的夫妻情,以及导演对电影事业的执着深情。

对于创作者与观众之间的关系,吴宇森有自己的理解。“客观的评论当然是很好的。但现在有些观众是根据电影的评分来选择要不要去看,我就觉得这是一个不好的现象。而且当评分成为一种权威的时候,我希望大家能够想一下,有些电影虽然在某一方面不够好,但它也有可看的一面,应该用另外一种方式推荐,否则观众就会错过一些好片。”

皇家赌场真人在线,一窝蜂、赚快钱的现象也存在。一个电影卖钱了,大家都去拍这个题材,按照一样的模式、一样的剪辑方法。年轻人需要一份情怀,观众也需要一份情怀,如果他们没有想到,你可以引导他们,把他们带进一个不一样的精神世界。吴宇森发现,现在很多人生活在急功近利的状态里,但还是有很多人保持对美的追求。这种急功近利的电影,到底是一些制片人或者投资人单方面的追求,还是观众真正的需求呢?我有点糊涂了。所以我还是要更深入地去跟年轻人接触。

追50年从影路 忆当年英雄梦

电影不能急功近利,观众依然需要情怀

偌大的酒店,隐蔽的采访间,导演吴宇森是坐着轮椅进来的。24日,他的新片《追捕》就要在国内上映了。

时隔多年,修复版《英雄本色》重返大银幕,作为展映周活动的重头戏,11月7日吴宇森导演莅临活动现场,零距离对话影迷。

用西方的技巧,融入东方的精神

今年是吴宇森从影50周年,他是中国观众心中的大师,最挑剔的影评人也概莫能外。在国内,对一个导演如此一致的评价,极为罕见。

11月6日起,吴宇森导演从影50周年电影展映周,及导演交流活动于中国电影资料馆正式起航。吴宇森,享誉国际的电影大师,半个世纪光阴与光影相伴,年过七旬仍活跃于世界影坛。11月是名副其实的吴宇森月,不仅有将于本月24日全国上映的新片《追捕》,更有经典代表作《英雄本色》修复版于17日在内地首映。在11月6日至11月10日的展映周上《英雄本色》《喋血双雄》《纵横四海》《变脸》《碟中谍2》等吴氏经典作品相继重返大银幕,受到业界及影迷的极大关注,6日网票开票《英雄本色》场次10分钟就已显示售罄,资料馆现场一票难求。

一开始,吴宇森水土不服。在香港,导演是唯一有话语权的人,但在美国,当红明星有非常大的权利。另一方面,他以为美国人都熟悉自己的风格,于是用港片的手法拍了一个美国动作片,“但当观众看到慢镜头时,以为这是广告,会笑场;看到流血的镜头,又觉得太血腥,就走了。”

电影不能急功近利,观众依然需要情怀

现场影迷互动环节,谈及这些年拍电影的变与不变,吴导坦言:我觉得电影就是人生,实实在在的感情,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是共通的,这就是我的影片中永恒不变的主题。回顾这50年的从影历程,吴导深感幸运能跟这么多优秀的人一起拍电影,说起在《英雄本色》中的友情出演,导演谦逊地说到,自己并不是一个优秀的演员,片中自己出演的部分其实是张国荣在指导。很庆幸也到了大家的认可与支持。

“我喜欢有美感的东西,我拍电影的时候,一直都觉得不管是什么样的戏,什么时间、什么背景的故事,都要把它拍成一个美的故事。我觉得一个导演最大的功能,就是怎么样把拍摄的对象拍得很美。我拍动作戏的时候很受歌舞片的影响。”

前几天《追捕》在马来西亚首映的时候,他把腰扭了。71岁的人,伤筋动骨,寻常却也难挨。他的眼疾也严重了,据说是拍《追捕》的时候熬夜熬的,见了光就有泪。采访间的灯亮,直直地射向他的眼睛,助理过来帮忙滴眼药水。问他要不要歇会,他摆手,开始吧。眼前这位,真的就像周遭最普通的老人一样他的头发是灰白的,却因为很稀很短,看上去不那么白;他的双鬓爬满了老年斑,深深浅浅,不知道哪一块是哪一年长出来的;他的鼻梁上有一颗浑圆的痣,显出他骨子里的倔强和英气;但他的西服是挺括的,黑色的亚光系带皮鞋精神而内敛没错,他真是个硬气的老先生。

《追捕》将映致敬经典 吴氏动作片再回归

“拍《赤壁》的时候我带了一批好莱坞的人才回来,用好莱坞的方式拍,让所有年轻人一起参与。因为那个时候我也料到,美国电影的下一个目标就是中国。如果能够有机会,让一些年轻人熟悉好莱坞的制作方式,那不是很好吗?另外也想让别人知道,中国也有能力做出好莱坞那样的大片。”

我喜欢有美感的东西,我拍电影的时候,一直都觉得不管是什么样的戏,什么时间、什么背景的故事,都要把它拍成一个美的故事。我觉得一个导演最大的功能,就是怎么样把拍摄的对象拍得很美。我拍动作戏的时候很受歌舞片的影响。

谈及《追捕》,吴宇森坦言除了希望向偶像高仓健致敬,更想用现代的眼光把这个故事讲给年轻一代观众。经典枪战、追杀、搏斗、飙车等动作戏酣畅酷爽,无不充斥着浓郁的吴氏风格。作为吴宇森影片经典代表的白鸽、双雄等元素重归大众视野,张涵予与福山雅治的双雄对决能否延续经典热潮,11月24日电影院拭目以待。

面对今天的华语影坛,吴宇森常常想起《喋血双雄》里小庄的话:“我们都不再适合这个江湖,因为我们太念旧。”他怀念几十年前与导演徐克第一次相见的场景,在香港一个酒店的顶层酒吧,喝啤酒、聊电影,看着夕阳的余晖洒在海面,盟誓要改变香港电影的面貌。“我们都像江湖里的人,我们都有侠气。”几十年过去了,两个人的人生起起伏伏,人们是否还需要有情怀的电影,也变得捉摸不定。

而后,吴宇森陡然折返,回国拍摄了《赤壁》和《太平轮》。有一年我在戛纳电影节碰到了好几个制片人朋友,很希望我能回国,拍些电影来帮助国产片打开国际市场。我很愿意这样做。我既然在好莱坞拍了这么多年,应该要回馈一下中国电影。吴宇森说。

吴宇森电影50年展映“电影还没拍够以后要继续努力”

偌大的酒店,隐蔽的采访间,导演吴宇森是坐着轮椅进来的。24日,他的新片《追捕》就要在国内上映了。

拍《赤壁》的时候我带了一批好莱坞的人才回来,用好莱坞的方式拍,让所有年轻人一起参与。因为那个时候我也料到,美国电影的下一个目标就是中国。如果能够有机会,让一些年轻人熟悉好莱坞的制作方式,那不是很好吗?另外也想让别人知道,中国也有能力做出好莱坞那样的大片。

吴宇森从影50周年展映周

本报记者 刘 阳

后来,吴宇森停止拍片,去研究美国社会和文化。你要拍一个美国片,或者是拍一个东西方观众都能接受的电影,还是必须先要了解对方的文化和生活,他们向往什么?热爱什么?都要很深入地去了解,从中找到彼此都感兴趣的东西。

皇家赌场真人在线 2

“这个时代让人有点感慨。有些人高估了观众,或者低估了观众,他们觉得现在的观众不需要情怀了。我就不那么同意。他们觉得电影不用解释那么多,拍一段戏一个镜头就够了,不用拍那么多个镜头。但我觉得拍电影就跟写诗一样,你写一首诗,‘低头思故乡’,你不能写了一个‘低’字,后面就不写了。讲思乡,表达的意境要完整。拍电影也是这样,明明起码要用7个镜头才表现得清楚,你说拍一个就行了,电影就会越来越简单化,就没有情感了。”

面对今天的华语影坛,吴宇森常常想起《喋血双雄》里小庄的话:我们都不再适合这个江湖,因为我们太念旧。他怀念几十年前与导演徐克第一次相见的场景,在香港一个酒店的顶层酒吧,喝啤酒、聊电影,看着夕阳的余晖洒在海面,盟誓要改变香港电影的面貌。我们都像江湖里的人,我们都有侠气。几十年过去了,两个人的人生起起伏伏,人们是否还需要有情怀的电影,也变得捉摸不定。

自1968年《死节》踏入影坛,到即将上映的新片《追捕》,吴宇森导演已悄然步入从影的第50个年头,吴导享有香港新浪潮先驱、杀手教父等美誉,以其极具诗意和浪漫主义情怀的运镜及跳跃的剪辑、对侠肝义胆的英雄偶像的塑造、血性阳刚的英雄片风格,铸就了无数经典之作。

今年是吴宇森从影50周年,他是中国观众心中的大师,最挑剔的影评人也概莫能外。在国内,对一个导演如此一致的评价,极为罕见。

这个时代让人有点感慨。有些人高估了观众,或者低估了观众,他们觉得现在的观众不需要情怀了。我就不那么同意。他们觉得电影不用解释那么多,拍一段戏一个镜头就够了,不用拍那么多个镜头。但我觉得拍电影就跟写诗一样,你写一首诗,低头思故乡,你不能写了一个低字,后面就不写了。讲思乡,表达的意境要完整。拍电影也是这样,明明起码要用7个镜头才表现得清楚,你说拍一个就行了,电影就会越来越简单化,就没有情感了。

威尼斯电影节的终身成就奖是对吴宇森电影人生的肯定与褒奖,那一年,他成为第一个在欧洲三大电影节上获得该项殊荣的华人导演,评委会评价他对表演和剪辑的革命性观念彻底改变了动作电影。不久前举行的平遥国际电影展中,组委会将东西方文化交流贡献大奖这一殊荣授予了这位动作片教父。

“用西方的技巧,融入东方的精神”,这是吴宇森的师父告诉他的一句话。他试着将自己的风格慢慢加进片子里,到拍《变脸》时,已经完全把自己的风格放了进去。《断剑》《变脸》《碟中谍2》……一时间,他成为华语影坛最具国际知名度的导演。

历史题材、超大制作、高水准特效吴宇森开创了中国电影的许多第一次,但这两部电影也为他的导演生涯招来了复杂的评价。吴宇森说,他不介意。《赤壁》不是根据小说《三国演义》来拍的,是根据真实的历史来拍的,主要考虑是为了打通国际市场。

如今,吴宇森导演在从影道路上继续前行,50年后携新片《追捕》重磅回归。《追捕》改编自日本小说《涉过愤怒的河》,阔别枪战动作14年的吴宇森再次扛起枪,打造了一场极致的视觉盛宴,张涵予和福山雅治这对跨国双雄组合也为观众带来了足够的新鲜感。

从影50周年,始终心存情怀,导演吴宇森——

吴宇森爱用鸽子的意象。1989年上映的《喋血双雄》,是他自己最满意的作品。在这部电影里,吴宇森第一次塑造了两个亦正亦邪的人物。两人最激烈的一场枪战戏在教堂里完成,如何表现出他们内心的善良和正义?吴宇森思考了很久,利用蒙太奇实现了极致诗性的表达周润发饰演的职业杀手小庄中枪后,一只白鸽徐徐掠过圣母雕像的脸;李修贤饰演的警探李鹰中枪后,白鸽扑闪双翅飞过白色的蜡烛。直到现在,说起那个有如神助的创造,吴宇森仍然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自此,在他的电影里,鸽子成了最常见的特邀演员,也成了他对浪漫的隐喻。

《英雄本色》作为香港影坛黄金时期的巅峰之作,吴宇森动作美学的经典代表,聚集了周润发、狄龙、张国荣等人,完美展现了一段淋漓的兄弟情义与热血江湖情怀。时隔31年这部经典之作《英雄本色》将于11月17日首次登陆内地大银幕,而7日的抢先展映重燃大批粉丝对吴宇森导演热血记忆。

有观众打趣他的“鸽子”情结,他不介意。在新片《追捕》里,福山雅治饰演的矢村队长把车开进了鸽舍,一大群白鸽飞出来,一只救了杜丘的命,一只救了矢村的命。就像在用观众最熟悉的方式说,“嘿,我回来了”,他说这是在跟观众一起玩。

对于创作者与观众之间的关系,吴宇森有自己的理解。客观的评论当然是很好的。但现在有些观众是根据电影的评分来选择要不要去看,我就觉得这是一个不好的现象。而且当评分成为一种权威的时候,我希望大家能够想一下,有些电影虽然在某一方面不够好,但它也有可看的一面,应该用另外一种方式推荐,否则观众就会错过一些好片。

吴宇森从影50周年展映周

这段时间,吴宇森30年前拍的《英雄本色》修复版正在全国上映。“《英雄本色》的确是我最有感情的一部电影。我很感谢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帮我举办从影50年的纪念活动,他们建议放《英雄本色》,让年轻观众对我有一个认识,对当年《英雄本色》创造的风格有一个认识,结果真的有好多年轻观众也喜欢看,我蛮感激的。”吴宇森说。

说起吴宇森的电影,多数人会从《英雄本色》说起那是暴力美学的发端。暴力美学不是吴宇森自己说出来的,影评人说着说着,大家也就习惯了。对于这4个字,他是认可的。在他看来,所谓暴力美学,就是既有动作、又有浪漫,而追根到底,是对人性的复杂和美的探究。

《英雄本色》展映结束,吴宇森导演出席了映后见面,上台还未开口,台下已是一片掌声。现场的观众互动非常踊跃,吴宇森导演回望过往拍摄经历,兴奋得像个少年,聊起那些幕后故事滔滔不绝,电影我还没拍够,以后要继续努力,吴宇森说。那时候刚去好莱坞没什么人认识我,中西方的文化差异让我的很多想法难以实现,但他在《变脸》中坚持自己对结局的设定,结果征服了观众也征服了好莱坞。用西方的技巧来展现东方的文化,成为吴宇森毕生努力的事情。

导演最大的功能,就是探究人性的复杂和美

上世纪90年代,在香港发展得非常顺利的吴宇森突然远赴好莱坞。

如今71岁的吴宇森,对电影依然保持着少年般的赤诚。他直言,50年一直沉浸在电影中,很享受。有电影的陪伴,50年倏忽而过,关于未来的计划,吴宇森坦言未想过退休,希望能一直拍下去,我还在努力学习,希望未来拍出没有遗憾的电影。

前几天《追捕》在马来西亚首映的时候,他把腰扭了。71岁的人,伤筋动骨,寻常却也难挨。他的眼疾也严重了,据说是拍《追捕》的时候熬夜熬的,见了光就有泪。采访间的灯亮,直直地射向他的眼睛,助理过来帮忙滴眼药水。问他要不要歇会,他摆手,“开始吧”。眼前这位,真的就像周遭最普通的老人一样——他的头发是灰白的,却因为很稀很短,看上去不那么白;他的双鬓爬满了老年斑,深深浅浅,不知道哪一块是哪一年长出来的;他的鼻梁上有一颗浑圆的痣,显出他骨子里的倔强和英气;但他的西服是挺括的,黑色的亚光系带皮鞋精神而内敛——没错,他真是个硬气的老先生。

但因侠士念江湖

说起吴宇森的电影,多数人会从《英雄本色》说起——那是“暴力美学”的发端。“暴力美学”不是吴宇森自己说出来的,影评人说着说着,大家也就习惯了。对于这4个字,他是认可的。在他看来,所谓“暴力美学”,就是既有动作、又有浪漫,而追根到底,是对人性的复杂和美的探究。

“好莱坞的制作人很喜欢我的《英雄本色》和《喋血双雄》,请我去拍电影。”那时的美国,电影的类型化程度很高,动作片就是给爱看动作片的观众看的,文艺片就是给文艺片的观众看的。“他们觉得我的电影不一样,激烈的动作片也会有很深厚的感情,还有幽默感,每一种元素都在电影里,又不会让人感到生硬,所以希望能把我的风格带过去,改变一下他们的电影。”吴宇森觉得这既是挑战,也是学习的机会,“我真的想学一下不一样的制度、新的技术,试着跟完全陌生的团队一起合作。”

本文由皇家赌场游戏网站发布于娱乐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电影还没拍够以后要继续努力,但因侠士念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