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关武侠,武侠新时代

       开宗明义,武侠,我是去看汤唯的。
    但是先说金城武。平心而论,从头到尾,甄唯武三人中,金城武的表演最连贯流畅,节奏感把握的相当好,内心戏也达到较高水准,怪不得陈导演说他可凭此角色拿奖。据我看,拿奖还要看运气,提名却是可以的。近年来金城大帅哥的表演风格与周迅有相似之处,不过头不掺水,挑不出错来,一切都刚刚好。
    甄子丹在戏的后半段完全爆发,功夫与内心皆是如此。打得如何好在此不做赘言,两个字:过瘾!以前嫌他莽夫演戏,今次大改观,虽然人物还可以再深挖掘,面部控制力也没到最佳,眼神却已能述说千言万语。如果我是阿玉,我愿意爱上这样过的悲情英雄。
    汤唯,毫无疑问,她是华语圈中演技数一数二的女子。站在角色的角度,阿玉被她演到如此,几可算淋漓尽致。戏中每个特写都无可挑剔,充分而清晰的表达了人物的心境与情感。但是站在整个戏得角度,这个角色与另二人比起来,却又略显生硬。精算师陈可辛,一来汤唯的戏确实好,二来她在亚洲的关注度如此之高,所以你这样剪了,对不?我相信在戏份分配、角色设置上,戛纳版一定更合理。但是单论表演,除开台词略显文气与身份不符、口音设置不够精心外,阿玉在有限的空间里,已是难得的有血有肉,难得的丰满。
    再说甄唯武三人互动,甄子丹与金城武之间有种奇妙的默契平衡感,与汤唯,火花却不够,还好有孩子们作协调。反而汤唯与金城武之间的两场戏,倒是充满张力。
    武侠,在镜头、音乐、景、小噱头等方面,都能拿高分,配角的表演也个个到位,只是剧本啊、台词啊,还是差口气。没有好编剧,没有好故事,中国电影,只能是断胳膊的刘金喜。
    此片之于我,好在新人耳目,好在有甄唯武。
    太罗嗦了,最后一句,酒坊老板挺可乐的,“大力丸,吃了,别提多爽了。”

制作尚可。台词、剪辑、结构、人物,均有硬伤。如果说,电影的特性实际上就是让观众建构出一个自己参与其中和与其认同的虚幻世界的话。《武侠》做得一败涂地。归隐(平衡世界),不由己(打破平衡),身份认同(再度平衡),以及侦探视点,使得影片有西部电影叠加黑色电影的意愿。可惜,浮于表意。

  《武侠》的故事发生在一个宁静的小村庄,糊纸匠人刘金喜(甄子丹饰)和妻子阿玉(汤唯饰)一起过着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刘金喜偶然遭遇劫匪并将劫匪杀死,却引来捕快徐百九(金城武饰)的不解和调查,最终确定刘金喜实为杀人潜逃多年的原七十二地煞(当地恐怖组织)二当家唐龙。消息传开,群煞蜂拥而至清理门户,坚持做刘金喜的刘金喜在徐百九的帮助下经过惊心动魄的搏杀,战胜了所有敌人,继续过着平凡幸福的日子。

《武侠》:欣赏汤唯,无关武侠

首先,《武侠》这个题目就值得商榷。好比大学生写论文,选题时,导师一定会对他们说,“题目不要开太大,要角度独特,要立意鲜明。”结果,三项大忌,《武侠》都犯了。我们并未在《武侠》这部电影身上,看到任何对于“武侠”的定义。当然,要光凭一部电影就对“武侠”这个动名词做出精准定义,江湖上恐怕已经没这样的人了。胡金铨、李安、王家卫、侯孝贤等人,均未敢直接将自己的古装武侠片取名为“武侠”。陈可辛的胆魄,可见一斑。

另类武侠
  《武侠》作为唯一获邀入选法国戛纳电影节展映的华语影片,尽管没有资格竞逐金棕榈,但陈可辛还是收获了不少好评和祝贺。究其原因,这部由片名看来,再直白典型不过的电影具有非常鲜明的特色,它很另类。上世纪八十年代,之所以徐克的黄飞鸿系列能够开启武侠电影的新时代,就是因为片中的人物在打斗时飞来飞去,尽管当时很多人也提出质疑,但这种风格一直影响至今。近年来,传统武侠电影日渐衰落,被动作、警匪、枪战等类型影片压榨得苦了,这一部走向国际的《武侠》出现得恰如其时,更值得肯定的是,陈可辛能够在影片中匠心独运地加入了很多元素,使这部影片丰富了武侠电影的形象,亦向全世界展示了中国功夫的博大精深。
  自李安的《卧虎藏龙》后,中国导演似乎都意识到选一个山清水秀,炊烟轻袅,最好带竹林的外景地是何等重要。以文艺片、情感片扬名的陈可辛干脆选择了云南腾冲的一个少数民族村庄作为外景地,整部影片都萦绕在一片幽静的绿意之中。这个村庄不但山语幽幽,水中荇藻新绿,而且都是实景,每栋房子都有老百姓居住,砸破一扇木窗,踩碎一块屋瓦都要另算钱。正是这样一个浪漫又实际的地方让身兼影片武指的甄子丹格外伤脑筋,毕竟这是拍电影不是搞拆迁,要处处小心。很脱俗的一点是,这部影片中只有树林戏,没有竹林戏。
影片的上半段,略带悬疑惊悚的色彩。不但有水中死尸的面部特写,更有树林中阴森的气氛渲染和甄子丹突然消失,让人有点怀疑影片之后的走向。
片中借助徐百九的思考过程展示了深邃的中医经脉和穴道理论。在影片先期宣传时,曾有知情人爆料说影片中会出现点穴镜头,使人联想到曾经纵横捭阖的“葵花点穴手”。看片时发现并不是让人不能动,而是利用对人体穴位的认识进行攻击,直接点死。甄子丹的拳头隆起拇指,破水而出直击劫匪太阳穴,引起对方大脑充血而暴毙的镜头令人深为震撼。影片中段,金城武饰演的徐百九在精神面临挣扎之时,针灸天突、膻中穴自我调节情绪的桥段更令人感到不可思议。最后决战时,七十二地煞的帮主硬功卓绝,兵刃不伤,却被徐百九借机在他脚上用针破掉了。这些情节设计不但颇具想象力,更辅以解释穴道、经脉与人体功能、功夫之联系的动画和徐百九的旁白,且不论其中所涉及的穴道相关功能是否确切,至少在一般观众看来这种形式还是具有一定的说服力。
除了对中医理论的表现之外,片中还展示了近年来已难见到的“硬功夫”。如今的功夫电影,普遍依靠炫目的快节奏、精巧的动作设计、真实的打斗效果打动观众,而很少注重选择功夫的种类。《叶问》系列就是证明,听上去比较新鲜的“咏春”一出,已经成功了一半。而论及“硬功夫”,印象中上一次出现还是在2004年的《功夫》,梁小龙扮演的火云邪神即身负金钟罩绝技,脸都被打变形了依然毫无反应。而《武侠》中,另一位骨灰级动作演员王羽的金钟罩铁布衫更是以肉体格挡刀刃,铮铮有声,难怪在法国时外国观众看来大觉刺激。
值得一提的是,片尾大雨中,似乎是由于脚底刺着长针,能够导电的缘故,王羽扮演的七十二地煞帮主突然被一道闪电劈死,还用到了一点物理知识,引起部分观众笑场,也让这部影片更显得有点另类。

    愣是没弄明白,这部以破案和帮派内乱为主线的片子,为何要取名为《武侠》。假使徐百九的经络之说还算有涉及武之道的话,那么,通篇就不曾说过侠之义,何谈武侠之大名。

说得难听一点,《武侠》根本就是一部剥削电影。奇观的剥削(飞檐走壁之类)、演员票房号召力的剥削(“甄唯武”的宣传口号),以及对演员积累起的银幕人格的剥削(对“独臂刀”王羽的指涉)。这些问题,看似一个个小问题,却也可以说是这个问题导致了影片在剧本编写上的作茧自缚。试想,你找甄子丹来演这么一号人物,观众自觉地会以为这个刘金喜必定是个会武功的人。金城武在那里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无非也就是为了验证这么一点。冗长的“探案戏”,直接导致了其后的剧情只能策马加鞭地赶着上。

所谓“甄唯武”
甄子丹、汤唯、金城武的铁三角组合是本片最大的噱头之一。
甄子丹目前正处在事业巅峰期,已经成为继成龙、李连杰之后中国动作电影最具票房号召力的男演员。自出演《叶问》系列后,除了动作戏之外,他的文戏也备受好评,这种风格在《武侠》中得以继续。再次扮演一家之主的他,在片头部分将一个平凡的丈夫、父亲形象演绎得平和真实,不但从眉宇之间看不出一丝杀气,还在与人交流时加入了搓搓手之类的小动作,更显憨厚。而在毙贼立功之后,他表现的胆怯畏缩,和观看养子成人礼时的欣慰感动,更让人体会到一个小人物自然流露出的情感。然而在旧人反目,对周遭百姓痛下杀手的时候,他及时打破疑窦,挺身而出,在一阵激烈的配乐声中,镜头转向他骁勇坚毅的背影,一个强者的形象透出百步威风。可以说,甄子丹已经达到“孔夫子挂腰刀——能文能武”的境界,且收放自如,纵观目下的华语影坛,只此一人。
另外,甄子丹身兼本部影片的动作指导。一档国内权威影评节目评价甄子丹在《武侠》中的表现时,认为他奉献了继首部《叶问》之后最精彩的动作表演。在小楼内、村中广场上和最后在家中的三场打斗戏,甄子丹分别迎战劫匪、帮中旧友和前帮主。与往常甄子丹出演的动作电影略有不同的是,本片中的打斗动作不止追求简洁、速度感,亦注重招式的美感。在《精武英雄》、《叶问》和日前上映的《关云长》等影片中很少见到搏斗之外的行招运气之类的动作,但在《武侠》中这些动作都有出现,在小楼内与劫匪打斗,被扔至墙角时,甄子丹的双手依然平伸,落地成式,继而反击;而在街心广场的打斗戏中,甄子丹的招法更是让人联想到少林功夫。
陈可辛在接受采访时说,担任动作指导的甄子丹极度敬业。在影片接近尾声时,原本已经预订好杀青日期,准备将景区出让给下一个剧组,但由于甄子丹对最后一段动作戏并不满意,执意要求再拍两天。当时陈可辛已经多方协调之后达成协议,但被甄子丹的敬业精神所感动,同意再拍一天,于是又重新打电话道歉、协调。陈可辛表示,正是由于甄子丹如此敬业负责的工作态度,才使得本片呈现了令他非常满意的动作效果。《武侠》中的打斗动作与甄子丹本人的动作风格类似——干脆利落、爆发力十足。
汤唯自《月满轩尼诗》重返影坛之后,与韩国演员玄彬合作的《晚秋》目前仍未上映,故她在《武侠》中的表现颇令人期待。汤唯有一张典型的中国女性面孔,平滑清淡,很适于置身这一畦清山秀水之间。近年来经历过大风大浪的汤唯,自然散发出一股从容自然的气质。陈可辛挑选她出演“阿玉”这个角色可谓独具慧眼。片中一段阿玉捞鱼,巧遇刘金喜的情节就是最好的缩影。汤唯的美,在清澈的河水、鲜绿的荇藻、悠然的远山映衬下显露无疑,尽管她只是个村妇,但依然看傻了曾经凶悍威猛的唐龙,他才决定永留此地。
但相比甄金二人,汤唯的表演还是略显不足。在角色出现情感波动时,汤唯略显直白和做作,表演痕迹稍重了一些。如在确认丈夫即是当地恐怖组织的二当家时,她回到屋中哭泣的一段戏,就给人感觉仅是通过技巧表现,并未用心。尽管如此,汤唯的态度还是值得肯定,上述的一段“捞鱼戏”就是她主动提出要加的,没腰的河水温度较低,汤唯在拍摄结束后直说“冷”,不过这段戏着实成为她在本部影片中的亮点。另外她对一个年轻母亲的演绎也算合格,戏里戏外和扮演他儿子的小演员结下了深厚的感情。
金城武在片中的表现乍看起来中规中矩,但实际有一定的突破。一向以形象著称的金城武,在接戏时多次犹豫退却,据他自己说是因为“担心是否能做好”。金城武扮演的徐百九,在影片中身负最重要的矛盾冲突——刘金喜已经过了十年宁静生活,且是为了救人毙杀劫匪。但敏锐又敬业的捕快徐百九却看出端倪,怀疑他是潜逃多年的杀人要犯,在刘金喜不承认、乡民反感的情况下依然坚持,最终证明自己的正确,却给刘金喜一家带来了杀身之祸。其中并无对错,只是让人感叹命运弄人。细节刻画上,金城武给角色加入了一点喜剧元素,在亦真亦幻的打斗过程中,他或立或伏地在一边托着眼镜用心观察,活像一个学究。在以往的表演中,金城武很少运用肢体动作传达喜剧信息。
曾经在《投名状》中,金城武最受诟病的就是他的舌头,儿化音更是他的噩梦。而本片中他的对白全都是四川方言,这对他更是一个极大的挑战。台湾长大的金城武连普通话都说得不标准,却要把四川话练好。汤唯在接受采访时说,金城武在剧组时,也不管别人跟他说什么,他就是一直在说四川话。他只要出现就一直在说,拍完戏就上车消失了。不过从影片效果来看,还真是没白下功夫,比听他说普通话舒服一点。
总体看来,“甄唯武”组合在片中的表现尽管不能算十分威武,但也值得肯定。

    徐百九(帅哥金城武饰)一口四川话,本来也是一大看点,但我觉得有些突兀,因为当地的乡亲都说普通话,为何徐百九独独讲方言?甄子丹的表演也到位,但鉴于他之前演过这类性格的角色,如《叶问》,所以也不觉得有什么出胜处,全片的最亮点,倒是沉郁寡言的阿玉(汤唯饰),一举一动,一个眼神,都是戏。次亮点是泼辣狠烈的十三娘(惠英红饰),那挥舞双刀的动作,酷极了,那寥寥几句对白,映出了心中许多戏,可惜,戏份太少了。导演陈可辛的片子有一贯的质量保证,演员们的表演都不错(除了几个在屠人现场笑场的群众演员),但为何我不太喜欢呢,想了一下,是剧中故弄玄虚的经络之说和关于杀人之道的解释,太牵强附会了,故而不喜。

连锁反应的是,唯一略显独特的视角——微观/科学武侠,最后被硬生生地拖垮成“避雷针”的笑话。一盘散沙的剧情设置,使得剧中人物无法随着情节的展开,自为地“终结”各自的命运。于是,陈可辛只好再度引来影片的“独特视角”——科学(避雷针),手动,终结掉主角无法完成的剧本使命。

看罢本片,不禁品味起其中出现的另类元素。一些恶评者必然要说片中的穴位不科学,必然要说情节突兀之处尚多,如此等等,但他们不曾想过,这样一部看似另类的武侠电影中,很有可能藏着武侠片的未来。近年来,连甄子丹也到了穷踢虹口道场、出演武圣备受质疑的尴尬时刻。无论在题材还是在形式上,武侠动作电影已经深陷瓶颈,《叶问》曾引起的如潮好评,事后看来也是昙花一现。那么已经活跃了数十年的武侠动作电影,未来在哪里?陈可辛正好为这个问题提供了答案。中国功夫博大精深,短短一部电影何足惧哉,不但可以展现更为精妙、更具表现价值的功夫,还可以为功夫电影加入更多中国特色元素和情感元素。并不是只有吱哇暴叫,耍着双节棍才能代表中国的功夫电影。武侠片作为其中的一个传统的重要类型,完全可以活跃思路,开创出一片新的天空。或许在若干年之后,武侠片步入新时代时,电影人和观众都会感激这一部《武侠》。

    那就说说我喜欢的演员吧,汤唯,还有金城武。

再者,完全应该由金城武所承担的叙事视点的活,被不断插入的其他角色,打乱。突然引入的七十二地煞,个个都是“咆哮体”附体,都在一个劲地表达自己与刘金喜之间的说不清道不白的“深厚感情”。由于前半段浪费太多笔墨,这些人物与人物之间的情感,便沦为了或打斗、或排阵的仪式。在完成了各自的仪式之后,这些没头没脑冲进剧本里来的人物,再度退出银幕。金城武的内心冲突,在影片后半段被严重削弱。再要提起,已经无力。

    我欣赏汤唯,说几句无关《武侠》的话吧。汤唯以《色戒》而一脱出名,但也换来了长达数年的封杀,我要为她鸣不平。为何不封杀同样脱了的男主角梁朝伟?为何不封杀导演李安?而独独要封杀之前籍籍无名的汤唯?这行为,可以套用中国的一个成语“杀鸡儆猴”,因为不敢得罪猴子,也治不了猴子,就拣软弱可欺的鸡杀一只,以示警告。《武侠》中的阿玉,面对飞来的杀戮,虽惧怕,但仍坚强果敢,是一个令人同情的角色,突然就想起现实中的汤唯,希望她能有更多的出演机会,塑造更多的银幕角色。

最后,金城武只能委身成为了一个耗子般藏匿在“武侠世界”地板下的人物。他的最后三击,非但没有终结“终极BOSS”,反而招来了致命一击。影片中段突然放大出来的副题——自我身份认定——理性与感性的搏斗,视觉化地表达了出来。本来,这点是可以给影片加分的。但是,人格分裂后的“两者”,并未就核心冲突——“法制与良心”展开进一步的辩证。这也导致了,最后金城武的死,所出现的两个身份的正反打,并未引起观众过多的唏嘘哀叹。“双向认可,双向否定”的价值观冲突,胎死腹中。

    金城武也是我喜欢的一个演员,他是巨星,年少出名,却一直没有什么诽闻,也不炒作,生活低调,是浮燥的娱乐圈中,难得保持低调及宁静的演员,况且,越老越有男人味,帅得让人崇拜。他演的这个徐百九,说四川话,有诙谐之感,但行事,却带一根筋的味道,认定的事情,就要追查到底,出于亲历的一个教训,从此认法不认人,甚至把自己的丈人(卖假药)揪了出来,弄得丈人自杀,妻子分居。徐百九无疑是个博学的才子,他通经络,懂法学,善侦察,能在一举一动或细微处见真章,他认为,一个人只要犯过法,就是一个恶人,无论怎么隐姓埋名改邪归正,都要归案,这很符合现代的法律,却不符人情及佛禅之道。他在一个小地方当捕块,可惜了。徐百九费尽心机查出刘金喜(甄子丹饰)是七十二煞的二当家后,想方设法一心要捉拿刘金喜归案,但最终却开悟了,在生死关头却冒死助刘金喜逃过劫难。

说穿了,《武侠》跟《剑雨》一样,核心题旨是落在“归隐”这两个字。于是,我们本可以轻松地将影片的叙事结构划分为:平衡,被打破,重归平衡。可是,这个类西部电影的结构,并未就最后出现的“重归平衡”,阐释出新的意义。大儿子在完成了一场仪式感强烈的成人礼之后(形而上),又在经过这么一场腥风血雨之后(形而下),似乎又退回到了少儿时代。为了凸显归隐,陈可辛还煞费苦心地营造了一系列的“生活戏”。其中,尤以汤唯为甄子丹洗“古代避孕套”,最为具有生活气息。可惜,如此点滴的营造,并未能让观众更多地感知到这对夫妻的恩爱。整部影片下来,这对夫妻连手好像都没有牵过。汤唯完全地成为了这个“甄子丹的武侠世界”之外的人物,难怪她最后会问甄子丹,“当年,你要是见到另一个女孩,你是不是也会留下?”

    说完两演员,耦刻,这篇影评也就这样结束了,因为,实在,不知该对《武侠》及著名导演陈可辛,再说些啥了,虽然,他拍过的好多片子我很喜欢,例如《甜蜜蜜》等。

爱情战胜一切的硬道理,真的很硬。

PS:笔者非常不爽《武侠》的配乐,电子吉他一出,好像有穿越到《变形金刚》的错觉。

本文由皇家赌场游戏网站发布于娱乐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无关武侠,武侠新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