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金霞做洗车河霉豆腐产值千万的财富故事,上

[致富经]偏僻古镇里的财富发现视频转自:CCTV7央视七套致富经官网

今年45岁的刘金霞原是湖南龙山县一个普通农民,在他们村里,每到冬天都有做霉豆腐的习俗。霉豆腐虽以“霉”着称,但却韧度大,咸香可口,让人吃上一口就有欲罢不能之感。 作为本地人,刘金霞很擅长做霉豆腐。但她从未觉得这门小手艺有什么用处,但一次偶然的经历改变了她的观念。那次她去医院探望病人,打算先去超市买些礼品,可走进超市看到花样繁多的豆制品,让她眼前一亮:我也有一手做霉豆腐的手艺,为何不把它发挥出来呢? 当年入冬后,刘金霞就开始琢磨着把霉豆腐做成商品,让霉豆腐走出小山村。2006年底,适逢长沙食品博览会召开,刘金霞决定带着霉豆腐参展。因为是第一次参展,一点经验也没有,没有宣传资料更不知怎样布展,她把霉豆腐随便往那儿一摆,让人随便尝,觉得好吃就买。大家吃了之后,觉得这味道从来没体验过,而且醇香可口,越吃越想吃。本想试试身手,不料霉豆腐很快就被抢购一空,霉豆腐受欢迎的程度让她信心大增。 刘金霞从此就开始专心做霉豆腐,给霉豆腐取名为“刘大姐霉豆腐”。那个冬天,她居然卖掉上万斤。眼看着生意形势大好,刘金霞却遇到了难题———霉豆腐只能冬天做,如果想四季都卖,冬天就要多生产一些,然后储存起来,可怎样才能延长它的保质期呢?刘金霞经过反复试验,一共做了20桶。 过了一段时间,刘金霞一桶桶地拆开,结果烂的烂,变质的变质,连拆了十几桶无一保质,就在她快要失去信心的时候,发现墙根还有两桶没拆,结果拆开一看,发现里面的霉豆腐不仅色泽和口味都正常,而且香味有增无减!墙角的温度最低,可见不通风不要紧,只需要阴凉就行了,刘金霞得出了结论。掌握好配料的比例和存储问题,刘金霞很快就开始提高产量,她的霉豆腐也可以大规模上市了。为了改变“土里土气”的包装,刘金霞采用了普通罐装和精美礼品两种包装,普通罐装卖给本地市场,做成礼盒的则进军旅游市场。从此,刘金霞的生意越来越好,在此后的一年间就赚了300万元。随着生意不断扩大,不到10年时间,刘金霞的“刘大姐霉豆腐”已经发展到年产500吨,产值达到1500万元左右。 就这样,一个平凡的山村妇女成了一个身价近亿元的女企业家。“有人说我成功了,但这对我来说才刚刚开始,只要把敢想敢做敢尝试的精神保持下去,我相信更好的成就会很快到来!”刘金霞这样说。

[致富经]被招商引发的悲喜财富视频转自:CCTV7央视七套致富经官网

皇家赌场游戏网站 1

1990年时,刘金霞39岁,这一年,她与丈夫离婚,一个人带着两个年幼的儿子生活。

仁寿县的枇杷是董道清财富的保证,他把当地的枇杷加工成饮料,现在,他不仅是仁寿县的创业典型,更是眉山市招商引资的成功企业。但董道清后悔,当地领导惋惜,妻子再提到从前就会崩溃,这一切到底都是因为什么呢?提到董道清的这些经历,很多人都觉得这是一个谜。他身上到底有哪些不堪回首的经历呢?

上河沟传

2000年,单位机构改革,49岁的刘金霞从龙山县劳动保障局副局长的位置提前退休了。2001年春节过后,刘金霞张罗家人做起了霉豆腐,她准备把自家的霉豆腐打进长沙的食品博览会,就是她的这个举动,引来了朋友们的奚落。

董道清,仁寿人,大学时学的医药专业,毕业后和几个伙伴一起在成都创办了医药公司,十多年在医药行业的打拼,他赚下了千万资产。


制作霉豆腐是一个非常讲究的手艺活,工艺复杂,天不亮就要起床,把提前泡了一晚上的黄豆磨成浆,用柴火把它煮开,然后点卤做豆腐。

2006年,医药公司准备上市,董道清占有公司30%的股份,所有人都对公司上市充满了期待。然而,就在2006年春节刚过的一天,董道清接到了家乡领导打来的一个电话,家乡领导想让他依托仁寿的枇杷做点事情。

上河沟传(09)老酱刘(一)

2001年冬天,又到了做霉豆腐的季节,刘金霞开始在心里酝酿一个更大的计划,为了实现这个计划,她准备再次去一趟长沙。

而当时的眉山,各地都在招商引资,仁寿县的领导雄心勃勃,根本就没有计划放弃董道清。在此后长达三个月的时间里,他们动用了所有和董道清有关的领导、亲戚,纷纷来找董道清。


为了把自己带离这种阴郁的情绪,刘金霞再次回到了洗车河。而这时,她得知了一个好消息。自己之前带到长沙参加食品博览会的霉豆腐,被人推荐,获得了湖南省农博会的金奖。这个消息,让刘金霞重新看到了希望。

董道清开始有一点动心了,尽管医药公司生意也很好,但如果能够做一个自己的实体企业,对他来说,也是一直以来追求的一个梦想。

这是一个叫上河沟的地方,坐落在北纬四十四度左右、中国东北那个幅员辽阔的大平原上。上河沟很小,只有四十几户人家。在行政单位上来讲,是最小行政单位——村,更下一级的单位,叫做屯。东北的地方非常大,人口却不多,所以在很早的时候为了方便农业生产,这种小小的屯就像散落的棋子一般,分布在东北平原这个大棋盘上。

重新打起精神来,她一边继续散卖霉豆腐,一边在心底酝酿着一个新的计划。当时散卖的霉豆腐,一斤也就是4块到5块钱,一年下来,她能卖几千斤,多的时候能卖到上万斤,渐渐地有了些积蓄。随着卖出的散装霉豆腐越来越多,把霉豆腐规模化生产的念头在刘金霞的心里越来越清晰。但有一个问题一直困扰着刘金霞。www.nczfj.com/

董道清突然想到,其实有一个办法可以解决枇杷卖果难的问题。


就在她快要放弃的时候,意外地在墙根儿发现了两个放置了快一年的红桶,颜色正常,味道甚至比当初的口感还要好。

而此时的董道清,心里在酝酿一个他自认为是完美的计划。仁寿县每年品相不好的枇杷能占到整个产量的15%,卖鲜果是个问题,但却是加工饮料的好选择,而当时的市面上还没有枇杷饮料,如果把它加工出来,不仅自己有一个经济实体,也不愧对家乡领导的期待,还可以为家乡父老做点事情,一个看似一举三得的计划,他以为只要卖掉所持的部分股票,就可以得到丰厚的回报。

皇家赌场游戏网站,目录    「乡土」上河沟传

原来,旅游的那些人,想带一些本地特产回去,打听了一下,知道霉豆腐是当地很有特色的东西。这件事让刘金霞发现,把自己的霉豆腐做成当地特产,是一个不错的营销方式。

他本以为,从这一天开始,迎接自己的将是一个新的事业,却没有想到,一个恶梦才刚刚开始了。四年时间,他赔光了所有的积蓄,甚至负债千万,他的举动让所有人都为他惋惜。

上一章  上河沟传(08)

2011年,刘金霞又干了一件在当地轰动的事情,她把这些年的积蓄全部投入到了霉豆腐的扩产中,她的新工厂正在建设中,竣工后,年产量将达到500吨,一年的产值将能达到1500万。

枇杷是一种保鲜很困难的水果,由于营养成分丰富,加之皮薄等各种因素的影响,常温保鲜是一个久攻不克的难题。技术难关迟迟不破,而上马的设备不能闲置,本想先生产技术成熟的杞参饮品,做一下过渡,谁知市场反应平淡。带回的3000万已经用完了,项目却仍得继续。2007年,董道清决定,卖掉医药公司最后10%的股份。



医药公司上市那个夹杂着复杂情感的喜讯,意味着董道清真真切切地损失掉了三个亿。曾经是唾手可得的财富,眼前是屡试屡败的实验。然而就在他即将崩溃的时候,转机在四年后姗姗来迟。他灵光一现,居然靠着一个极其简单的物理工艺,解决了困扰他很久的一个难题,这一次,他预感到,要成了。

今天,刘家三叔刚刚扫过的当街走过来了第一个人——老酱刘,一个精神矍铄的小老头。

致富经视频同步解说词:

在哑口无言的时候,他只能在客户面前一罐又一罐地喝自己带去的枇杷饮料。无奈之下,董道清先不收货款,让经销商们试着卖一卖。他的真诚打动了大家,逐渐开始有人愿意代理他的产品,市场逐步打开,很多地方开始传来了好消息。2010年,销售额就超过了一个亿。

老酱刘是刘文一的老爷,今年七十多,不到八十岁,具体多大岁数了,刘文一也不是很清楚。一米七二七三的身高,身材偏瘦,头发白一半黑一半,没有家族脱发秃顶的毛病。因为年轻的时候没怎么吃过苦,所以到老了,老头身体也还不错,在雪地上走路也很轻快,不像屯子里其他的同龄老头老太太,说不定身上的哪个零件或哪一堆零件已经出问题了,一到这种天气都不敢出门了。

这里是龙山县洗车河镇一个古老的土家族村落,在村西头的这个房子里,有一个流传了近百年,并在日后为他家带来巨额财富的老手艺。

皇家赌场游戏网站 2致富经视频同步解说词:

大家叫刘文一老爷老酱刘已经半个多世纪了,所以大家几乎都忘了老酱刘的大号叫刘什么了,就连刘文一提起老爷的时候都叫老酱刘老爷。已经被叫了五十多年了,老酱刘也早已不在乎别人怎么叫他了。

刘一能:它是祖传,1928年就开始做起。

2011年5月23号,四川省眉山市仁寿县的枇杷终于大规模上市了。

那为什么叫老酱刘呢?

兰翠玉:婆婆就传给我,我现在传给我的儿或女。

这是仁寿县的贸易一条街,这条街一直是仁寿枇杷集中交易的地方,每年5月,这里车来人往,甚为热闹。

这要一直一直向前追溯,追溯到五十多年前的那个还是二十出头的老酱刘。老一辈的刘家借着屯子里水好的优势,有做豆腐的传统。但不是大老李做的那种大豆腐,而是分张的那种干豆腐。刘文一的爷爷和大爷就是做豆腐的,上河沟老刘家的干豆腐,十里八村的远近闻名。

在很长的时间里,刘家的老手艺都不为外人所知。

这一天,董道清也赶到了这条街上,他要看看今年枇杷上市的价格。

但老话都说这世界上最累的两种行业一个是做豆腐的和一个摇撸的。做豆腐要早晨一两点钟就得起来,忙乎一个后半夜,然后早上出门叫卖。干豆腐也不像大老李的大豆腐从上河沟推到下河沟就可以卖完了,有时要有走完周围的十里八村才能卖完。而且,那个时候还没有自行车,几十斤的干豆腐要完全来背的,能用上自行车是刘文一爸爸这辈人的事了。卖完干豆腐回到家里也不能闲着,要收拾豆腐布、做豆腐的工具,然后,还要挑豆子、泡豆子,为明天做准备。做完这一套活之后,才能休息,但这套活忙完了,天也快黑了,所以做豆腐的起的早睡的晚是大家都知道的。按刘文一爸爸的说法刘文一的爷爷和大爷没活到六十就去世了,就是做豆腐给累的。刘文一的老爷老酱刘也许也是因为做豆腐太累人了,所以没有跟他两个哥哥一样去做豆腐。他看中了一个别人不怎么愿意干、比较生僻的手艺——打酱。

村民:配方?那他不能乱告诉的,我不晓得,我推不出来。

董道清:他们说去年是一块五,今年一块六。

那个时候家家都会自己做大酱,叫做下酱。入冬的时候,家家户户要用当年新收的黄豆下酱。下酱首先把黄豆用大灶烧三四个开,然后在大锅里熬一宿,第二天早上把已经熬烂的黄豆搅碎。搅碎了的黄豆再做成高约二十公分、十公分见方的酱块,做好的酱块用报纸或牛皮纸严严实实的包好,放在一个通风、干燥、耗子够不到的高处放一冬。放了一冬的酱块,已经发酵完成,并且已经风干。开春的时候,把已经干透的酱块切成小块放在酱缸里,再倒上水、放上盐,每天坚持打酱,把打出来的白沫盛出去。盖酱缸的时候一定要严实,因为大酱非常招苍蝇,如果苍蝇钻进去在酱缸里生了卵,大酱就会生蛆。盖酱缸的一般是那种比较密实的纱布,又透气又严实,在沙布的四个角一个角绑一个大一点的螺丝,这样往下一坠,有风也刮不掉了。因为酱缸味道比较重,因此所有人家的酱缸都放在户外。如果赶上下雨阴天的,就得用大盆、大锅盖上。但是酱缸如果长时间不通风,味道就会变臭,酱就不好吃了,所以雨下完了,要及时把盖在上面的大盆或大锅拿下来。那个时候屯子里有几户人家的大酱总是臭臭的,大家都会说家里肯定有一个懒老婆。

刘一能:就是传家里不传外边,传内不传外。

王玉彬:你要看我们收购,我们收购都要一块五以上,一块五到一块五以上。你要一年前的价格收,干我都不待干。起码我要收四五吨,一斤要一角钱以上利润我才行啊。

做大酱最难和最累的环节是怎么把熬烂的黄豆搅碎。那时候好多人家就是用菜刀直接在大锅里一刀一刀的切剁,每一刀不算累,但架不住一大锅的豆子要剁上小半天呀,轻债怕远道。就算小半天过去了,也还有很多大的豆瓣没有剁碎,每剁一刀还得小心不能剁到锅底,可不能把锅剁坏了,大锅可是过日子的根本。老酱刘当时就看上了这个活,一年就一季活,还不耽误庄稼活,忙完秋收正好干这个,而且也不累。

2000年时,刘家的大闺女刘金霞为了这个老手艺回到了老家。然而这个老手艺,却一度把刘金霞逼到了人生的边缘,甚至让她想到了自杀。

老酱刘看中了这个活计,但他可不会给人家一刀一刀的去剁,这一刀一刀的也不出活,也不轻巧,他也不会干。老酱刘是个聪明人,不知道他从哪里倒腾来了一个机器,这个机器有点像现在的绞肉机,只是上面下料的口要比绞肉机的大。

彭继香:好久时间没见,看到以后,我说你怎么这么憔悴,头发也白了脸上好憔悴,我们觉得非常心痛。

于是年轻的老酱刘一到秋收完了就扛着他的这个小机器走家串户去给人家搅酱。一干就是四十多年,后来进了新千年,农村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好了,自己家下酱的越来越少了,老酱刘的活也越来越少了,再加上四个儿子也都成家了,也没有必要玩命挣钱了,便也就不干了。老酱刘不抽烟不喝酒,也不耍钱,没事就是在当街遛达遛达,聚在人堆里唠唠闲嗑。

就是这个老手艺,却最终又给刘金霞带来了百万财富。

老酱刘仗着不抽烟不喝酒,仗着没有受过太多累,七十多岁了,身体还很硬朗,人也比较谦和,所以,在屯子里的口碑非常好。岁数大的老头老太太,一看到老酱刘就羡慕得不行不行的,总说要有老酱刘这么一个身子骨该有多好啊。而年轻的呢,见到老酱刘就把老爷子当做自己的榜样,总说要注意身体,说还是不抽烟不喝酒对身体好啊。可是,他们说完了就说完了,转过头去该抽烟还抽烟,该喝酒还喝酒。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老手艺,它里面又到底隐藏着怎样的财富秘密。这一切还要从刘金霞的经历讲起。

今天老酱刘走的有点儿急,打了好几个出溜滑,但仗着身体不错没有摔倒。老酱刘着急忙慌的进了屯子的小卖店。

现在屯子里的小卖店差不多要失去卖店的功能了。现在屯子里都修了水泥路,也通了直达县城的小客车,而且很多人家有钱没钱的都买了小汽车,有个二三十分钟就能到街里。所以,现在大家买东西基本都是去街里,在屯子里买东西的就少了。屯子里的小卖店买的人少了,自然也不进什么东西了,也就进一些保质期长的,应急的和孩子们的小零食了。现在小卖店的更多是另外两个功能,门口唠闲嗑和屋里的小牌桌。现在是冬天,室外在白天也要零下十七八度,人们连门都不想出来,就别说在外面唠闲嗑了,但现在屋里可就热闹了。

本文由皇家赌场游戏网站发布于农业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刘金霞做洗车河霉豆腐产值千万的财富故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