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售最高达199元,谁夺走了高价大米的高额利润

扩大农民流通/交换、分配权的办法多得是,譬如:扶持农民组织起来,自主收储五常稻谷、加工五常稻谷、销售五常大米。农民组织起来收储、加工五常稻谷和销售五常稻米,需要钱,其实不需要银行贷款,准许农民创建“粮食合作银行”或准许农民在村社组织内部创建“内置金融”组织就行。再如:可在“公司 农户”体系中,扩大农民的分配权,2元/斤是稻谷的底价,加工后卖199元/斤,利润怎么分配不能只由公司说了算,应该由公司老板和农民代表组成的理事会说了算,甚至由法律说了算;再如,像五常稻米这样的产量极小的农产品,可以实施“一乡一社”和“一乡一品”农业制度,也可实行“政府特购”制度,扩大农民的流通/交换权、分配权。

字体大小:图片 1 图片 2

产业链失衡: 稻农与企业获利相差悬殊

五常市农业局副局长秦利明说,五常的绿色农业和有机农业发展得很超前。五常稻农手中的水稻,也应该卖到5块钱一斤,但实际上相差甚远。

五常大米每斤卖199元,可农民生产的五常稻谷每斤只卖2元。对此,舆论哗然。

农民为何没有话语权?记者通过调查发现了五常市农企之间订单的“秘密”。稻农反映:一些企业签了订单不履约,不按订单上的价格收稻,订单反而成为企业单方面约束稻农的工具。

作为全额拨款事业单位,五常市绿色食品办公室的人员同时还是稻米产业管理中心以及大米协会的工作人员,一套人马三块牌子。身兼三个部门负责人的姜大伟说,这几个机构的职能,是统一行使对稻米市场的引导和管理,带领企业闯市场,维护企业利益,而对稻农利益只字未提。

近年,五常大米的价格越来越高,除稻农的种植因素以外,五常市有关部门的运作及企业的商业广告也起了助推作用。当地宣称,五常大米是全国唯一集“中国地理标志保护产品”等三项桂冠于一身的“精品大米”,大有成为中国米业的“奢侈品”之势。

中央一号文件几乎年年都强调要增加农民收入,进而扩大内需,云云。要增加农民收入、扩大内需,改革应该怎么改?其实,再明白不过了——自然是扩大农民在农业产业中的流通/交换权、分配权。

如何让农民分享米产业的高附加值?地方政府官员该有何作为?记者几次联系五常市委、市政府有关主要领导,电话里均表示很忙,没时间谈这件事。

然而,被不断推高的产业附加值,却大部分进了加工企业以及相关人员的腰包。一个主要原因就是一些地方官员在利益分配问题上,并没有为农民撑口袋。

对于农民反映的问题,米业企业作何解释?东方集团米业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闫循庆说,2010年企业未履行部分订单,是因为稻农的水稻不合格,没法收。记者向他索要该企业与农民签的订单,闫说这是企业的商业机密,不能给。

五常县的农民花半年时间辛辛苦苦生产出了五常稻谷,为何就只能卖2元/斤呢?因为在“公司 农户”的所谓的现代农业模式中,农民的稻谷还没有生产出来,其价格就有“合同约束”了,并且这个“合同”是在政府的主导和媒介下达成的。

五常市农业局副局长秦利明说,五常的绿色农业和有机农业发展得很超前。五常稻农手中的水稻,也应该卖到5块钱一斤,但实际上相差甚远。

按常理,超过200多家的加工企业在此争夺稻源,稻农应该待价而沽,但实际情况恰恰相反,水稻根本卖不上价。

农民为何没有话语权?记者通过调查发现了五常市农企之间订单的“秘密”。稻农反映:一些企业签了订单不履约,不按订单上的价格收稻,订单反而成为企业单方面约束稻农的工具。

改革开放前,五常县农民生产五常稻谷只能以“定购价”交给政府粮食部门收储经营,赚钱的是政府粮食部门,这是计划经济条件下的“农民生产 公司收储和销售”。改革开放的初期,五常农民生产五常稻谷后,一部分交给政府粮食部门,另一部分可自主加工、销售,曾经出现过一段时间的村办企业、乡镇企业的发展高潮。随着改革的不断深化,五常稻谷的收储和销售权逐步向私人老板和粮食部门集中,现在集中到了北大荒、中粮集团、东方集团等少数几家大公司的手上了。结果又回到“农民生产 公司收储和销售”的路子上了,只是戴上了“市场经济”的帽子。

中国农村社会学研究会会长陆学艺认为,五常大米的产业发展问题在当前具有代表性。绿色农业、有机农业发展的目的,是要解决农民增收问题。这需要地方领导树立科学发展观和执政为民的理念,在农企利益协调机制的建设上,政府不能缺位,要把富民产业落到实处。同时要解决农产品流通环节混乱、一些黑心商家趁机谋取不正当暴利问题。

由于五常水稻质量好,一些国内外知名米业巨头纷纷在此设厂,不仅国内上市公司北大荒、中粮集团、东方集团等企业在五常盘踞一方,就连外资企业益海粮油也早早来到五常市安营扎寨。

五常市一位副乡长透露,五常年产25亿斤水稻,如果一斤稻多为稻农争取1角钱的话,每年就可为稻农增收2.5亿元。但有谁愿意去做呢?

为什么赚钱的不是农民呢?

近年来,黑龙江省五常市因为发展绿色有机水稻,加上多数稻田为天然河水灌溉,五常大米享誉全国。记者在当地走访发现,中等包装的大米,四五十元一斤的比比皆是。精包装大都超过百元,一种抗氧化有机米更是卖出了每斤199元的天价。

对于农民反映的问题,米业企业作何解释?东方集团米业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闫循庆说,2010年企业未履行部分订单,是因为稻农的水稻不合格,没法收。记者向他索要该企业与农民签的订单,闫说这是企业的商业机密,不能给。

然而,被不断推高的产业附加值,却大部分进了加工企业以及相关人员的腰包。一个主要原因就是一些地方官员在利益分配问题上,并没有为农民“撑口袋”。

这是因为,在农业产业的四个环节——生产、流通/交换、分配和消费中,农民总是只有生产权,缺失流通/交换、分配权,由于生产几乎是不赚钱的,流通/交换权、分配权可以获得收益,但农民没有。农民没有收益权,消费权当然也不能充分实现了。

钱被谁挣去了?稻农反映,许多加工企业低价把水稻收去,“一扒皮”就卖十元甚至几十元一斤。按水稻出米率60%计算,如果企业大米每市斤卖50元的话,水稻价格应该是每市斤30元。可是企业收购价平均还不足2元,去掉企业加工费、包装费,也得十倍利润。

与此同时,企业之间也在形成联合体以控制水稻市场。目前,五常市米企林立,仅在有关部门注册的就达222家,这些企业几乎消化了五常市全部186万亩稻田所产的25亿斤水稻。

米业“奢侈品”:要让农民分享高收益

北大荒、中粮集团、东方集团等大公司收购了农民手中的五常稻谷,仅仅脱了一层皮,立马就可身价百倍。为什么?因为五常大米只能在五常县生产,数量非常有限,一旦有限的五常稻谷被三五家公司收储了,几乎就可获得完全的定价权。岂有不暴利的道理!

五常米的产地在民乐乡,该乡稻农张宏雷算账说:种20亩有机稻的总成本超过2.2万元,总产2.5万斤,按高价2.0元一斤出售,共收入5万元。去掉种植成本,一家人忙活一年种这么多粮食也得不到3万元。

记者采访发现,不仅五常一些企业不履行订单,一些订单里的内容也类似于霸王条款。在一家企业的《水稻购销协议》上明确写着水分不得超过16%、水稻保底价1.80元/斤、乙方向甲方交纳保证金1000元/垧等内容。

钱被谁挣去了?稻农反映,许多加工企业低价把水稻收去,“一扒皮”就卖十元甚至几十元一斤。按水稻出米率60%计算,如果企业大米每市斤卖50元的话,水稻价格应该是每市斤30元。可是企业收购价平均还不足2元,去掉企业加工费、包装费,也得十倍利润。

农业现代化,只保护农民的生产权,不保护农民的流通/交换权、分配权,这样的农业现代化是不可持续的。随着农民在农业产业中的流通/交换、分配权的缺失,消费权自然也会缺失,内需自然萎缩,自然会为国家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埋下隐患!

对于农民反映的问题,米业企业作何解释?东方集团米业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闫循庆说,2010年企业未履行部分订单,是因为稻农的水稻不合格,没法收。

大米加工成本到底能有多少?记者采访时,一些企业均以商业秘密为由拒绝介绍情况。一位企业经营总监无意中透露,除了水稻收购价,还有收储、烘干、水电、设备折旧以及销售等费用,这些加工、流通成本每吨在150元-200元之间。据此推算每市斤大米的加工成本仅为0.2元左右。

但五常市的许多稻农却感受不到喜悦,因为他们辛辛苦苦种出的水稻,卖给当地的加工企业每斤不到两元。农民“汗珠子掉地摔八瓣”种出的优质水稻,缘何才得这点钱?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稻农反映:一些企业签了订单不履约,不按订单上的价格收稻,订单反而成为单方面约束稻农的工具。

五常市农业局副局长秦利明说,五常的绿色农业和有机农业发展得很超前。五常稻农手中的水稻,也应该卖到5块钱一斤,但实际上相差甚远。

记者了解到,五常水稻产业基本是订单农业,订单水稻占90%以上。开始是为了稳定米源,让农民卖粮不愁,然而,实际运行中,一些粮企却把市场风险推给农民,在订单中“做手脚”,而有关部门也没有为农民争取更多权益,致使当地农民粮食根本卖不上高价。

民乐乡一位妇女说,与她家签订单的公司本来承诺收了稻就按高于市场价的标准付款,可却迟迟不付款,直到2011年11月底才通知她家水稻价格,结果每斤稻还比市场价低1角钱。

五常米的产地在民乐乡,该乡稻农张宏雷算账说:种20亩有机稻的总成本超过2.2万元,总产2.5万斤,按高价2.0元一斤出售,共收入5万元。去掉种植成本,一家人忙活一年种这么多粮食也得不到3万元。

大米加工成本到底能有多少?记者采访时,一些企业均以“商业秘密”为由拒绝介绍情况。一位企业经营总监无意中透露,除了水稻收购价,还有收储、烘干、水电、设备折旧以及销售等费用,这些加工、流通成本每吨在150元-200元之间。据此推算每市斤大米的加工成本仅为0.2元左右。

与大米高企的售价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稻农的有机水稻收购价格并不高。2010年上市的有机稻仅为每斤1.90元左右。

安家乡双喜村稻农老李说,他去年和一家公司签了订单,公司承诺如果买其公司的稻种,再把水稻卖给该公司,水稻价格就比市场价每斤高7分钱。可秋收时公司却不收粮,稻农用车把粮都送到公司也不让卸,多家公司联起手来憋稻,农民哪能卖上高价。

记者采访发现,不仅五常一些企业不履行订单,一些订单里的内容也类似“霸王条款”。在一家企业的《水稻购销协议》上明确写着“水分不得超过16%”、“水稻保底价1.80元/斤”、“乙方向甲方交纳保证金1000元/垧”等内容。

五常年产25亿斤水稻,如果一斤稻多为稻农争取1角钱的话,每年就可为稻农增收2.5亿元。但有谁愿意去做呢?

五常市一位副乡长透露,五常年产25亿斤水稻,如果一斤稻多为稻农争取1角钱的话,每年就可为稻农增收2.5亿元。但有谁愿意去做呢?

民乐乡一位妇女说,与她家签订单的公司本来承诺收了稻就按高于市场价的标准付款,可却迟迟不付款,直到2011年11月底才通知她家水稻价格,结果每斤稻还比市场价低1角钱。

安家乡双喜村稻农老李说,他去年和一家公司签了订单,公司承诺如果买其公司的稻种,再把水稻卖给该公司,水稻价格就比市场价每斤高7分钱。可秋收时公司却不收粮,稻农用车把粮都送到公司也不让卸,多家公司联起手来“憋稻”,农民哪能卖上高价。

五常市绿色食品办公室主任姜大伟说,五常大米贵,主要是水稻种植模式好,大米的加工工艺都差不多。企业包装即使按包装最好的199元一斤的大米来算,包装成本占不到价格的二十分之一。加工费稍多一点,也达不到十分之一。

作为全额拨款事业单位,五常市绿色食品办公室的人员同时还是稻米产业管理中心以及大米协会的工作人员,一套人马三块牌子。身兼三个部门负责人的姜大伟说,这几个机构的职能,是统一行使对稻米市场的引导和管理、带领企业闯市场,维护企业利益,而对稻农利益只字未提。

谁来为农民“撑口袋”

与大米高企的售价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稻农的有机水稻收购价格并不高。2010年上市的有机稻仅为每斤1.90元左右。

与大米高企的售价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稻农的有机水稻收购价格并不高。2010年上市的有机稻仅为每斤1.90元左右。

大米加工成本到底能有多少?记者采访时,一些企业均以“商业秘密”为由拒绝介绍情况。一位企业经营总监无意中透露,除了水稻收购价,还有收储、烘干、水电、设备折旧以及销售等费用,这些加工、流通成本每吨在150元~200元之间。据此推算每市斤大米的加工成本仅为0.2元左右。

钱被谁挣去了?稻农反映,许多加工企业低价把水稻收去,一扒皮就卖十元甚至几十元一斤。按水稻出米率60%计算,如果企业大米每市斤卖50元的话,水稻价格应该是每市斤30元。可是企业收购价平均还不足2元,去掉企业加工费、包装费,也得十倍利润。

五常米的产地在民乐乡,该乡稻农张宏雷算账说:种20亩有机稻的总成本超过2.2万元,总产2.5万斤,按高价2.0元一斤出售,共收入5万元。去掉种植成本,一家人忙活一年种这么多粮食也得不到3万元。

记者采访发现,不仅五常一些企业不履行订单,一些订单里的内容也类似于“霸王条款”。在一家企业的《水稻购销协议》上明确写着“水分不得超过16%”、“水稻保底价1.80元/斤”、“乙方向甲方交纳保证金1000元/垧”等内容。

卖不上价: 订单反成束缚枷锁

五常市绿色食品办公室主任姜大伟说,五常大米贵,主要是水稻种植模式好,大米的加工工艺都差不多。企业包装即使按包装最好的199元一斤的大米,包装成本也占不到价格的二十分之一。加工费稍多一点,也达不到十分之一。

中等包装的五常大米,四五十元一斤的比比皆是,而稻农的有机水稻收购价平均还不足两元。

?图为五常市一家米业公司生产的金砖米,每小盒99.9元。?图为五常市一家米业公司与农民签订的水稻收购协议,其中详细规定了收购时间、价格和水稻质量。

安家乡双喜村稻农老李说,他去年和一家公司签了订单,公司承诺如果买其公司的稻种,再把水稻卖给该公司,水稻价格就比市场价每斤高7分钱。可秋收时公司却不收粮,稻农用车把粮都送到公司也不让卸,多家公司联起手来“憋稻”,农民哪能卖上高价。

五常市一位副乡长透露,五常年产25亿斤水稻,如果一斤稻多为稻农争取1角钱的话,每年就可为稻农增收2.5亿元。但有谁愿意去做呢?

但五常市的许多稻农却感受不到喜悦,因为他们辛辛苦苦种出的水稻,卖给当地的加工企业每斤不到2元。农民汗珠子掉地摔八瓣种出的优质水稻,缘何才得这点钱?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卖不上价:订单反成“枷锁”

谁夺走了高价大米的高额利润?

随着全国粮食的八连丰,知名的黑龙江省五常大米也迎来好光景,大米不仅质量好,价格也是节节攀升,最贵的一斤甚至卖到了199元。

近年来,黑龙江省五常市因为发展绿色有机水稻,加上多数稻田为天然河水灌溉,五常大米享誉全国。记者在当地走访发现,中等包装的大米,四五十元一斤的比比皆是。精包装大都超过百元,一种抗氧化有机米更是卖出了每斤199元的天价。

发布时间:2012-01-04 | 编辑:孙英威 程子龙 管建涛 | 来源:农民日报

有的企业订单极不规范,一家名为丰粟有机水稻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2011年与农民的订单只是把一张按着稻农红手印的签名纸,附着在一张空白订单的后面,许多农民想通过法律渠道维权都没有办法。

产业链“失衡”:稻农与企业获利悬殊

作为全额拨款事业单位,五常市绿色食品办公室的人员同时还是稻米产业管理中心以及大米协会的工作人员,一套人马三块牌子。身兼三个部门负责人的姜大伟说,这几个机构的职能,是统一行使对稻米市场的引导和管理、带领企业闯市场,维护企业利益,而对稻农利益只字未提。

农民为何没有话语权?记者通过调查发现了五常市农企之间订单的秘密。稻农反映:一些企业签了订单不履约,不按订单上的价格收稻,订单反而成为企业单方面约束稻农的工具。

部分稻农反映,多数企业不是用高价格和守信用来拴住农民,而是用“非常手段”来控制住稻农与其续约。民乐乡稻农老张说,他家2010年跟一家企业签了订单,在卖完稻结账时,按每亩地100元钱的标准扣了他家的稻款;如果2011年不跟这家企业续约,被扣的稻款就别想要回来了,无奈2011年又续了约。

由于五常水稻质量好,一些国内外知名米业巨头纷纷在此设厂,不仅国内上市公司北大荒、中粮集团、东方集团等企业在五常盘踞一方,就连外资企业益海粮油也早早来到五常市安营扎寨。

近年,五常大米的价格越来越高,除稻农的种植因素以外,五常市有关部门的运作及企业的商业广告也起了助推作用。当地宣称,五常大米是全国唯一集中国地理标志保护产品等三项桂冠于一身的精品大米,大有成为中国米业的奢侈品之势。

随着全国粮食的“八连丰”,知名的黑龙江省五常大米也迎来好光景,大米不仅质量好,价格也是节节攀升,最贵的一斤甚至卖到了199元。

按常理,超过200多家的加工企业在此争夺稻源,稻农应该待价而沽,但实际情况恰恰相反,水稻根本卖不上价。

中国农村社会学研究会会长陆学艺认为,五常大米的产业发展问题在当前具有代表性。绿色农业、有机农业发展的目的,是要解决农民增收问题。这需要地方领导树立科学发展观和执政为民的理念,在农企利益协调机制的建设上,政府不能缺位,要把富民产业落到实处。同时要解决农产品流通环节混乱、一些黑心商家趁机牟取不正当暴利问题。图文据新华社

由于五常水稻质量好,一些国内外知名米业巨头纷纷在此设厂,不仅国内上市公司北大荒、中粮集团、东方集团等企业在五常盘踞一方,就连外资企业益海粮油也早早来到五常市安营扎寨。

有的企业订单极不规范,一家名为丰粟有机水稻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2011年与农民的订单只是把一张按着稻农红手印的签名纸,附着在一张空白订单的后面,许多农民想通过法律渠道维权都没有办法。

民乐乡一名妇女说,与她家签订单的公司本来承诺收了稻就按高于市场价的标准付款,可却迟迟不付款,直到2011年11月底才通知她家水稻价格,结果每斤稻还比市场价低1角钱。

有的企业订单极不规范,一家名为丰粟有机水稻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2011年与农民的订单只是把一张按着稻农红手印的签名纸,附着在一张空白订单的后面,许多农民想通过法律渠道维权都没有办法。

订单反成束缚“枷锁”

如何让农民分享米产业的高附加值?地方政府官员该有何作为?记者几次联系五常市委市政府有关主要领导,电话里均表示很忙,没时间谈这件事。

如何让农民分享米产业的高附加值?地方政府官员该有何作为?记者几次联系五常市委市政府有关主要领导,电话里均表示很忙,没时间谈这件事。

稻农与企业获利相差悬殊

近年来,黑龙江省五常市因为发展绿色有机水稻,加上多数稻田为天然河水灌溉,五常大米享誉全国。记者在当地走访发现,中等包装的大米,四五十元一斤的比比皆是。精包装大都超过百元,一种抗氧化有机米更是卖出了每斤199元的天价。

与此同时,企业之间也在形成联合体以控制水稻市场。目前,五常市米企林立,仅在有关部门注册的就达222家,这些企业几乎消化了五常市全部186万亩稻田所产的25亿斤水稻。

米业奢侈品: 要让农民分享高收益

按常理,超过200多家的加工企业在此争夺稻源,稻农应该待价而沽,但实际情况恰恰相反,水稻根本卖不上价。

部分稻农反映,多数企业不是用高价格和守信用来拴住农民,而是用非常手段来控制住稻农与其续约。民乐乡稻农老张说,他家2010年跟一家企业签了订单,在卖完稻结账时,按每亩地100元钱的标准扣了他家的稻款;如果2011年不跟这家企业续约,被扣的稻款就别想要回来了,无奈2011年又续了约。

中国农村社会学研究会会长陆学艺认为,五常大米的产业发展问题在当前具有代表性。绿色农业、有机农业发展的目的,是要解决农民增收问题。这需要地方领导树立科学发展观和执政为民的理念,在农企利益协调机制的建设上,政府不能缺位,要把富民产业落到实处。同时要解决农产品流通环节混乱、一些黑心商家趁机谋取不正当暴利问题。

记者了解到,五常水稻产业基本是订单农业,订单水稻占90%以上。最开始是为了稳定米源,让农民卖粮不愁,然而,实际运行中,一些粮企却把市场风险推给农民,在订单中做手脚,而有关部门也没有为农民争取更多权益,致使当地农民粮食根本卖不上高价。

本文由皇家赌场游戏网站发布于农业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零售最高达199元,谁夺走了高价大米的高额利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