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航线燃油附加费上调,节后A股航空板块两连

随着国际油价持续上涨,国内航线旅客运输燃油附加费将再次涨价。近日,祥鹏航空、深圳航空等部分航空公司发布公告,自2018年10月5日零时起,销售2018年10月5日之后的航班,800公里以下航线每位旅客征收20元,800公里以上航线每位旅客征收30元。

图片 1旅客在广州白云机场T2航站楼。 中新社记者 陈骥旻 摄

民航国内航线旅客运输燃油附加收取标准按机制调整

节后A股航空板块两连跌 10月5日起,多家航司年内再次上调燃油费,据称可覆盖燃油成本增量50%-75%

民航局发展计划司副巡视员张清介绍,2009年国家发改委会同民航局建立了民航国内航线旅客运输燃油附加与航空煤油价格的联动机制,由航空运输企业根据航空煤油价格的变动情况,在规定的范围内自主确定标准。2011年和2015年国家发改委会同民航局对燃油附加联动机制进行了完善,将基础油价由每吨4140元提高到每吨5000元。2015年2月至2018年5月,航空煤油综合采购成本低于燃油附加的起征点,没有收取燃油附加。 今年以来,国际市场油价大幅上涨,2018年6月份民航国内航线航空煤油综合采购成本上涨至每吨5389元,超过了燃油附加的起征点,按照现行的燃油附加机制测算,800公里以下和800公里以上航线的燃油附加最高收取标准为每人10元。 近期,国际市场油价继续上扬。据悉,2018年10月,民航国内航线航空煤油综合采购成本上涨至5859元/吨。按照现行燃油附加联动机制测算,800公里以下航线燃油附加最高标准由10元/人调整至20元/人,800公里以上航线燃油附加最高标准均由10元/人调整至30元/人。但儿童、按民航局规定享受优惠的革命伤残军人和因公致残的人民警察实行减半收取,即800公里上下航段每位旅客收取10元。按成人公布普通票价10%购票的婴儿旅客免收燃油附加费。 近期,由于伊朗原油供应缺口增大等原因,国际油价持续上涨。9月24日晚,布伦特原油价格突破80美元大关,达到每桶80.79美元,创下2015年国际油价大跌后的反弹新高。 责任编辑:王伟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12月4日电 国内航空煤油出厂价下降,国航、海航、大新华航空、首都航空、祥鹏航空等航空公司近两日相继宣布下调国内航线燃油附加费。

近期,国际市场油价持续上涨,依据民航国内航线旅客运输燃油附加与航空煤油价格联动机制,800公里以下航线燃油附加最高标准保持20元/人不变,800公里以上航线燃油附加最高标准由30元/人调整至50元/人。

10月8日,民航机场板块跌幅达到4%,其中中国国航跌幅最大,下跌8.47%,而南航、东航的跌幅也都超过6%。近期,油价和汇率方面出现利空因素,尤其是国际油价出现四年以来的最高值,航空公司的油价成本进一步提升。与此同时,航司也在通过调整燃油附加费覆盖航油成本等方式来控制成本,提升利润空间。

根据上述航空公司的公告,自12月5日起,800公里以下航线燃油附加费每航段由20元下调为10元;800公里以上航线燃油附加费每航段由50元下调为30元。

据了解,2009年,国家发展改革委会同民航局建立了民航国内航线旅客运输燃油附加与航空煤油价格的联动机制,由航空运输企业依据航空煤油价格的变动情况,在规定范围内自主确定具体收取标准。2011年和2015年,国家发展改革委会同民航局对燃油附加联动机制进行了完善,将基础油价由4140元/吨上调至5000元/吨。

8日航空板块股价集体下跌,三大航跌幅在6%以上

同时,婴儿旅客继续免收燃油附加费;儿童、革命伤残军人、因公致残人民警察按实际收取标准减半收取燃油附加费:800公里以下免收燃油附加费、800公里以上每航段收取10元。

中国民航大学航空运输经济研究所所长李晓津表示,基础油价上调意味着油价上涨成本更多的由航空运输企业消化承担,相应降低了燃油附加收取标准。

国庆假期后第一天,10月8日A股航空板块股价出现大跌。早盘11点时,民航机场板块跌幅达到4%。到收盘时,中国国航跌幅达到8.47%。同时,南方航空、东方航空股价均出现6%以上的跌幅,华夏航空、春秋航空和吉祥航空股价也出现了3%以上的下跌。从今年6月以来,多家航司的股价就有所下滑。以三大航为例,国航、南航和东航在6月19日收盘价分别为11.81、10.91、8.18,自此一路走低,截至10月8日,收盘价分别为7.46、6.35、5.26。3月份以来,航空板块股价已下跌约38%。10月9日,民航机场板块仍继续下行,但跌幅缩小,跌幅为1.23%。其中,国航、东航、南航跌幅均在1%-2%之间,跌幅相比8日都有缩小。

携程机票相关负责人表示,已收到相关航空公司下调燃油附加费的通知。燃油附加费的征收以原始出票日期为准,12月5日以前出票的国内客票,如变更至12月5日以后,不会按新标准退还燃油附加费差价。

自2015年2月至2018年5月,由于航空煤油综合采购成本未达到征收标准,民航国内航线旅客运输燃油附加降为0元/人。

伴随航司股价下跌的是国际油价的接连上涨。从年初至今,国际油价上涨近30%。截至10月5日,国际油价触及最近四年来的高点位置。受到原油市场环境影响,近日达到高点后才有小幅回落。

多家航空公司的通告也明确,2018年12月5日以前销售的国内客票,如变更至2018年12月5日以后,不再按照新标准退还燃油附加费。

今年6月1日起,随着国际油价逐步上涨,民航国内航线旅客运输燃油附加自2018年6月1日起恢复收取,经测算标准为每位旅客10元;2018年10月,民航国内航线航空煤油综合采购成本上涨至5859元/吨,800公里以下航线燃油附加最高标准由10元/人调整至20元/人,800公里以上航线燃油附加最高标准均由10元/人调整至30元/人;2018年11月民航国内航线航空煤油综合采购成本上涨至6218元/吨,根据联动机制,800公里以下航线燃油附加最高标准保持20元/人不变,800公里以上航线燃油附加最高标准由30元/人调整至50元/人。

此外,此次航空板块股价波动还受到人民币汇率预期波动的影响。10月7日,央行下调部分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市场迎来年内第四次降准。降准导致汇率贬值的预期,成为10月8日航空板块股价下跌的潜在影响因素。但在油价上涨的背景下,汇率只是起到了导火索的作用。对航空公司来说,油价是比汇率影响更为广泛的因素。民航专家林智杰对新京报表示,相对油价来说,汇率的波动没有那么大,也没那么频繁,所以一般油价的影响会更大更长期。同时如果能够提前判断人民币要贬值的话,尽量减少美元负债规模,就能够一定程度上减少汇兑损失。

燃油附加费是航运公司和班轮公会收取的反映燃料价格变化的附加费。

2018年上半年,A股6家航企均指出油价上涨和人民币贬值是造成净利润下降的重要因素。其中,航空燃油是航司主要的运营成本,占到成本的三成左右。中国国航、南方航空和东方航空在2018年上半年的航油成本支出增幅都在25%以上,导致净利润大幅缩水。

图片 29月28日,上航波音787“梦想飞机”首航成都。图为身穿各个时代制服的乘务员在飞机边合影留念。 殷立勤 摄

国内航线燃油费两连涨,上调至30元

根据国家发改委和民航局2015年3月24日颁发的《关于调整民航国内航线旅客运输燃油附加与航空煤油价格联动机制基础油价的通知》,国内航空煤油综合采购成本超过每吨5000元时,航空运输企业方可按照联动机制规定收取燃油附加费。

燃油成本节节攀升的背景下,10月5日起,多家航司上调燃油附加费。中国国航、东方航空、南方航空、祥鹏航空、奥凯航空等接连通过官方渠道发布公告,规定国内航线燃油附加费800公里以下航线每位旅客收取20元燃油附加费,800公里以上航线每位旅客收取30元燃油附加费。同时还规定婴儿旅客免收燃油附加费,儿童、革命伤残军人、因公致残人民警察800公里以下、800公里以上每航段收取人民币10元。

燃油附加最高标准计算公式为:800公里以下航线燃油附加最高标准=燃油附加单位收取率×(国内航空煤油综合采购成本-5000)×800;800公里以上航线燃油附加最高标准=燃油附加单位收取率×(国内航空煤油综合采购成本-5000)×1500。

根据新京报记者查询,以北京-上海的航班为例,当前购买机票已经需要收取包括50元机场建设费和30元燃油费共计80元的附加费用。即使是没有发布公告的航司也已经提升了燃油附加费。

根据上述规定,2015年2月至2018年5月,国内航空煤油综合采购成本低于燃油附加的起征点,没有征收燃油附加。

此外,9月21日,中国香港民航处宣布11月1日或之后发出由香港出发航班的机票,可包含航空公司自行决定征收的客运燃油附加费。随后,国泰航空及国泰港龙航空称,今年11月2日及以后签发或重新签发的机票将包含燃油附加费,此费用适用于所有票种,燃油附加费会根据燃油价格每月调整。

2018年前三季度,国际市场的油价大幅上涨,6月份航空煤油综合采购成本上涨至每吨5389元,超过了燃油附加的起征点。

实际上,燃油费一直以来都随着油价的变化不断调整。2015年2月起,国内航油综合采购成本下降,燃油费停止征收。时隔三年,2018年内实现两连涨,从10元再次上调至20元/30元。此前在2018年6月,多家航司就宣布自6月5日起国内航线燃油附加费再次恢复征收,国内航线800公里以下航段每位旅客征收10元,800公里以上航段每位旅客征收10元。

按照现行的燃油附加机制测算,时隔3年多后,航空公司在6月开始重新收取燃油附加费,800公里以下和800公里以上航线收取10元。10月5日和11月5日,国内航线燃油附加费分别再次上调,800公里以下航线上涨至20元;800公里以上航线上涨至50元。

燃油费可覆盖燃油成本增量50%-75%

不过10月初至今,国际油价大跌30%。布伦特原油期货在触及近86美元/桶的四年高点后,大幅回落,降至60美元/桶附近;美国WTI原油期货也接近50美元/桶。

一般来说,燃油成本不管是包含在票价内还是分开列出,都属于航司需要收回的营运成本的一部分。中国香港民航处在放宽关于机票销售价格方面的规定时表示,个别航空公司可按其商业决定衡量是否征收燃油附加费,但关键是要鼓励竞争和确保价格展示的透明度,以协助消费者在知情情况下作出选择。

受国际油价下跌影响,12月初国内航空煤油出厂价下降,国航等上述航空公司随后宣布国内航线燃油附加费12月5日起下调。截至发稿时,虽然有的航空公司未宣布下调燃油附加费的信息。但根据惯例,国内四大航空公司中只要有一家调整燃油附加费,其他航空公司也会跟进。

对航司来说,覆盖成本、控制成本是良好运营的重要方式。林智杰对新京报记者表示,燃油附加费的调整,能够覆盖掉燃油成本增量的一半到四分之三,就是50%到75%,从而较大地缓解燃油价格上涨对公司经营上的巨大压力。

此外,有些航司也采取了燃油套期保值的方式。南航就曾在回复投资者提问时称,南航已经制定了航油套期保值计划。套期保值简单来说就是航司与对方签订合约,约定在合同期间,航司有权以约定价格按照事先确定的周期从对方手中买入一定数量的燃油,对方也有权以约定价格按照事先约定的周期向航司卖出一定数量的燃油。如果油价波动不大,就可以获得稳定的收益,但是如果油价跌幅超出一定水平,航司就要承担比较大的损失。对此,林智杰表示,如果采用套期保值来应对油价上涨风险也很大,国泰航空就因套期保值陷入巨额亏损。

■ 质疑

国内燃油费调整需遵循发改委规定

“上半年买机票还不需要交燃油费,6月份以后买机票就加了10元燃油费,现在没过多久又变成了30元燃油费。这燃油费征收多少是怎么规定的?”经常需要出差的孙先生对燃油费是如何征收的产生了疑虑。

国内燃油费规定的政策几经变动,目前由航空公司在规定范围内自主确定具体收取标准。这一规定范围,在2009年国家发改委会同民航局发布的《关于完善民航国内航线旅客运输燃油附加与航空煤油价格联动机制有关问题的通知》(以下简称为“《通知》”)中进行了明确。《通知》规定,当国内航空煤油综合采购成本低于基准油价时,停止收取燃油附加;超出基准油价时,在航空公司自行消化部分成本增支因素的前提下,通过适当收取燃油附加弥补。其中,航空公司自行消化比例不少于20%。

2005年8月开始,国内航空煤油价格每吨4140元为基准油价,2015年民航局规定,由每吨4140元提高到每吨5000元。煤油价格又和原油价格直接挂钩,根据天风证劵的研报显示,起征点时对应的布伦特原油价格应略低于72.6美元/桶。2018年6月5日,布油价格已经达到74.96美元/桶,10月8日这一价格已经达到83.10美元/桶。按此来看,已经达到了复征燃油费的标准。

同时,达到征收标准以后,征收多少燃油费也有约束。民航局规定,燃油附加最高标准具体计算公式分为两种,800公里以下航线的燃油附加最高标准为0.00002541×(国内航空煤油综合采购成本-5000)×800。800公里以上航线燃油附加最高标准为0.00002541×(国内航空煤油综合采购成本-5000)×1500。征收标准最小单位为10元,不足10元按四舍五入计。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王胜男

本文由皇家赌场游戏网站发布于农业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国内航线燃油附加费上调,节后A股航空板块两连